中国国际海运网总裁康树春致大会开幕词

康树春中国国际海运网总裁

http://www.shippingchina.com -1年 11月 30日 00:00:00中国国际海运网

各位嘉宾,大家下午好!

        三年前我们看过一部大片:2012。2012,一个让人纠结的符号,20一半。地球是否裂成两半,无人知晓。但世界经济即将发生格局性的裂变,航运市场将出现结构性的塌陷将是无可置疑。面对巨变,有人说冬天来了,感觉到的是一种寒冷;有人在讨论W型、L型,看到的是冲击波型。不管是寒冷还是冲击波,蕴含的是巨大的能量,这种能量正在形成一种国际力量,摧枯拉朽,颠覆没落体制和机制,正在迎接一个新的时代主人到来!

        有人说,这种国际力量蓄势于亚太,冲击在美国,然后是欧洲。我们看到,喜欢喝着香槟、躺在沙滩上裸体晒太阳的西方人,感到了寒冷,他们开始寻找温暖。在当今的世界,温暖在哪里呢?美国的奥先生说:美国的梦想不一定在美国实现。英国首相卡梅伦更加直接:中国的市场是我们的!国际学者也开始预言,2030年中国的GDP是美国的2倍。在航运市场急转直下的紧要关头,我们要做的不是奔跑,而是选好高度、角度,而且清晰地知道我们所处时代,在全新的思想层面做出有技术水准的发展战略。我们如果只是站在企业的角度看企业,站在行业角度看行业,我们看到的是自己的生存和危机,甚至我们所有的行动可能适得其反。如果我们用全球的观点看中国,用经济观点看航运,用时代观点看企业发展,我们将清晰看到一个令人雀跃的世界彩虹:全球采购将在中国,全球供应也将在中国,中国不再是中国的中国,中国将是世界的中国。

        如果我们的判断是成立的, 那么就会引出一个亟待我们业界回答和解决的命题,谁来完成这样一个全球采购与供应中心的物流使命?是中国的物流公司,还是国外的物流公司,如果是中国物流公司,中国公司国际化的本领是什么?中国公司服务于中国、服务于全球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如果是国外物流公司,中国将是另外一种战场后的伊拉克或阿富汗,不但经贸运输失去话语权,也有可能给军事和民族带来威胁。面对这种巨大国际力量,中国准备好了吗?我们海运、港口、物流、货运企业,你们准备好了吗?

        我们既然感知到了这种国际力量,我们应该以何种方式应对呢?当前,全中国人都在喊一个响亮的口号:做大做强!我们也经常听到首长讲话的时候说,我们一定要由航运大国向航运强国转变,那么什么是航运强国呢?挖更大的水坑建更多的港口,铸更多的钢铁造更大的船?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角度问题,如果你看到的只是一个点,你就会想如何让自己发热、膨胀,变成一个大的面包,所谓变大;然后,遇到诸多问题,你就会想办法冷缩,变成一块石头,所谓变强。如果我们站在另外一个角度,看到的不是一个点,而是一个面,我们就会有了线性思维,我们就会考虑如何做专。做专才有核心竞争力,才有话语权,掌握话语权的人才能做强,才是真正的强者。也有人说中国方式就是创新,那么什么创新呢?没做过船的开始造船,没有仓储的开始建仓库,没有做过贸易的搞贸易。我们敬爱的胡主席说过一句非常朴实的话:不折腾。那么,我们这种创新的实质是什么,两个字:折腾!针对这个问题,中国政府、央企、国企应该为中国老板、全体纳税人民做出科学的解释。而云云中小企业,更不要跟风乱跑,瘦小的身板经不起这么折腾。

        在20世纪末期,我们开始接触一个新鲜词“物流”,很多公司也改名叫物流公司,但在中国很少有不糊涂什么是物流,就在我们糊涂还没彻底的时候,又出来一个新的名词:供应链。供应链,不比物流,是一个新的生产方式,可以让你富强,也可以让你倒闭关门。那么什么是供应链呢?供应链是一条神龙,龙头是供应,龙尾是采购,龙身是物流,龙爪是科技。供应不是简单的物资供应,也包括资金、信息以及信用和规则;采购,也不单单是企业采购,更主要是团体、政府、区域。未来焦点性的竞争不再是企业之间,而是行业之间、区域之间和国家之间;科技是一种传感器,将采购、供应、物流的神经贯穿起来,使之有机、鲜活,实现智能、安全、快捷、精准等功能。最后一项,就是物流。物流就像人的脊梁,不管你的五脏六腑多么重要,都要挂接在脊梁上,是供应链的核心和中流砥柱。

        我们大家知道,一切产业革命的宗旨都是为了生产率的提升,核心体现在两个字:成本。如果我们仅仅从企业自身的角度来谈减低成本,我们将发现企业降低成本的路径越来越窄。因为原料在提价,人力成本在提价,能源成本更是一日一价。有人说管理可以降低成本,是的,管理有一点降低成本的空间,但管理自身成本也是一种巨资成本,所带来的一点效益,也解决不了企业发展和利润的问题。那么靠什么来提升生产率、减低成本呢?唯有变革生产方式。这个生产方式的变革不是单个企业变革,而是行业的,社会的,全球的。所谓马克思的“共产”不再是主义或理想,它已经活生生成为一种现实和人类未来一百年最科学的生产方式。如Google,云计算,团购网,支付宝等等,都是“共产”生产方式,这种方式的变革提升效率、降低成本、创造了价值。

        物流本身也是一种成本,中国物流是全世界昂贵的物流之一。中国物流的昂贵不是因为像劳力士一样精准,也不像苹果机一样智能,而是由于缺少软实力、缺少柔性纽带,使整个物流链的链接不够有机、不够协调,导致巨大的环节损耗。

        风雨之中,我们看到了世界彩虹。中国的航运神龙,如果好风凭借力,飞跃这座世界彩虹呢?联合起来,也只有联合起来,汇集中国力量,打造出一个方式的国际化供应链平台。这平台不是阻隔、更不是排斥,而是更好的融合和接纳,就像飞机场的跑道一样,可以起飞,可以降落。通过这个平台,将逐步建立信用、安全和高效的系统,有足够的吸引力将国际大型买家融合进来,可以将政府采购融合进来,也可以将银行及其它金融资本融合进来,最终也会通过信用机制把千千万万中小物流企业和生产企业融合进来,并通过系统平台内部循环和外部循环的运作,不断发展,不断产生效益。供应链衍生出价值链,不但服务中国,也可以服务世界,不仅减低成本,而且创造增值,不仅带动就业,而且发展新型产业。中国航运物流的新时代生产方式产生!

        那么,这样一个融合物流、商流、信息流并最大效率发挥多行业资源优势的中国方式平台由谁来搭建,如何搭建呢?大家肯定说是政府。我们为什么这么想呢?因为我们从小就唱一首歌,党啊,亲爱的妈妈。有大事,一定找妈妈。但“新中国”都60多岁了,这种思维太没有成长,也是不科学的。我们应该呼吁政府,应该伸出扶助之手,予以包容、支持和引导,同时伸出另外一只无形之手,创有利于航运物流企业快速发展、和谐的经济环境和法律环境。但最终这个平台的搭建,一定是市场之手,一定是民营企业之手,因为最活跃的生产力在民间,最具时代的生产方式一定诞生在竞争最激烈的市场前端。

        我们航运人要完成这样一个历史使命,我们必须要提升自身的价值,我们要提升自身的价值必须首先提升我们的地位。我们只有知道自己的短板,才能提升我们的高度,因为你的短板永远是你最高的高度。再过去的20年,搞航运的,搞物流的挣了些钱,但我们与贸易、金融、科技相比,无论是行业发展速度、规模,还是赚取的利润,都是无法与其比肩,我们只挣个零头。例如,2000年以来,没有货代公司凭货运代理利润收入超过2亿人民币。我们短板是缺少学习和理念,社会顺口溜“少小不念书,长大做运输”,大家已经进入指数和根运算阶段,而我们很多人还只会加减法。不会乘法和只算运算也可以,但我们要清晰的知道,跟运算和除法是被运算的,如果我们还不知道它的原理,很可能就被“跟除”,这也许就是根除这个词原意。另外,我们的短板还在于不懂合作,喜欢单打独斗,恶性竞争,一心想把对方搞死;我们短板还在于不懂科技,宁可相信自己的两条腿,也不相信网络。我们的短板还在于我们缺少自信,长期以来,航运物流处于整个产业链的仆人地位,我们原来位置是最后一个接力手,但今天这个接力棒已经掌握在我们手中,我们已经成为第一个接力棒的持有者,我们的任务是如何勇敢地冲在前面。

        2012即将到来,我们面临的是最坏的时期,也是最好的时期,这是一个好坏交替的时刻。让我们大家放弃复苏的幻想,人死了不会复活,一个时代的产业方式的消亡,也不会再苏醒过来。比复苏更令人信心倍增的是一个新时代生产方式正在诞生,它将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美好和憧憬。其实,我们不是在高谈阔论,中国民营企业已经开始利用市场的力量在行动。由中国国际海运网和全国各大口岸102家物流货运公司共同发起的国际货代联盟组织已经形成,开始讨论规则、寻求合作、业务对接,首次开启中国货运物流自主、自发联合之路。同时,中国港航物流联合股份集团公司也在紧锣密鼓筹建当中,由全国各地最有代表性的航运物流公司共同投资,成立中国港航服务总部,通过中国国际海运网搭建的“云供应链”平台,打造国际航运电子商务中心,开始尝试为每个口岸几十家公司、几百家、几千家航运物流公司集中结算,集中采购,集中供应,集中物流服务。交易、支付、担保一体化“云”平台并具有企业价值、资本价值和民族价值的中国航运物流生产方式即将启动。

        30年前,中国伟大诗人郭沫若,用一句古诗赞美中国科技的春天。今天,我们在世界经济、全球航运寒冰料峭的时候,我们不妨再次引用这句古诗,憧憬一下我们海运的未来: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